梨花落后清明(148期)

[ 时间:2018-05-09 09:44 | 作者:宗林林 | 责任编辑:秦昊]

 

梨花落后清明
 
清明,农人开始又一轮春耕。人间四月天,你是去看陌上花开蝴蝶飞,还是伴着泪水与哀思怀念远去的人?落尽梨花春又了,好在有文字和故事相伴,依然有岁月可回首。
 
 
【思远人】
 
听风听雨过清明
淮安外国语15级6班 沈妍希
 
又是一年清明到,阴沉沉的天空就下起了绵绵细雨。走在乡间泥泞的小路上,鞋裤早已溅上了点点泥水,深一脚浅一脚地跟随着父母的脚步向前。独自撑着把伞,我静静地跟在一群人后面,观望着这片陌生而又熟悉的故土,空气中凉意微微。
听爷爷奶奶说,从小我便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,讨人喜欢。那时我们一家还住在乡下,自家盖的小楼房前还带个院子,手脚麻利的奶奶闲不住,就在里面种下了各式各样的蔬菜:青菜、大蒜、彩椒、西红柿……我们家餐桌上的色彩真是丰富。那一盘盘家常菜在奶奶的手下像是生了魔法一般美味。那时的日子也像菜园一样摇曳生姿,充满乐趣。
太爷爷在我出生时已近八十岁了,耳不聋眼不花,听到家里再添人丁的消息,自己成了太爷爷时,高兴地要往医院奔。我还记得幼年时一个个漫长的午后,在那个奶声奶气的年纪里扯着摇椅里的太爷爷问东问西,似乎有着问不完的问题;在太爷爷要吃饭时使了劲地推他站起来走动;在过年时太爷爷一本正经地拿红包逗弄我时,他脸上深深的皱纹里都透着的笑意。等到我大一点,要上小学了,我们一家便搬去了县城里,太爷爷随我们一起住进新房,乡下的老房子也没有卖,生活翻到了一页新的篇章。
七八岁的孩子就像是叽叽喳喳的麻雀,初入小学,许许多多的新鲜事如潮水一般涌来,放学后回到家,太爷爷一定会坐在轮椅上准备些零嘴儿,做我最忠实的听众。听我像学舌的鹦鹉一般重复老师在学校里的话,听我抱怨着今天哪个小朋友和我拌了嘴,听我美滋滋地说老师今天夸奖了谁,谁谁谁今天又得了老师奖励的糖……太爷爷听着听着,皱纹便在脸上舒展开,一边笑呵呵地问我年龄小怎么这么能说,一边递上放在一旁早已凉好的白开水。我不爱喝白开水,总是嚷嚷着要喝糖水。太爷爷刮着我的鼻子说:“白开水好啊,日子就像这白水才过得安稳舒心啊……”那时年龄小,觉得每天一定要有甜甜的糖果作伴,可越到最后才发现再甜的日子,也终究会腻。
站在坟墓旁,一阵深深的无力感紧紧包围着我。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大概就是你在里头,而思念你的人无助地站在外头。每年都有这样的一次祭拜,可我却习惯不了这沉闷的氛围。眼前那一堆土丘始终提醒着我,太爷爷早已离开了……细雨还在下着,不解风情的春风此时还在吹着。
爷爷和爸爸挥起铲子往太爷爷的坟上添些新土,用力敲实,爷爷嘴里还念叨着:“爸啊,你孙子曾孙子今天都看你来了,在那边你要好好的,钱给你烧过去了,肯定够用。你也要保佑我们一家平平安安的……”说到这儿我更是红了眼眶,把一枝柳条插在坟头上。那柳枝弱得很,在风雨中左摇右晃,我低下了头。过往的记忆扑面而来,妈妈不知何时搂住了我的肩膀,轻声对我说:“你知道来扫墓的意义吗?”我摇头。“逝者已逝,对逝者最好的告慰就是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能够活得更加精彩。我们纪念过去,追思和垂泪从来不会多余。”妈妈的声音轻柔却有力,一字一句都重重叩在我的心上。生与死是太为沉重的话题,大到我们无从谈起,也无从放下,死亡告诉你珍惜眼前的人,珍惜眼前不论是好是坏的生活,而生让你明白你的生活是多么的宝贵美好,所以我在想,清明时节,路上的行人也是否不用再“欲断魂”,而是折一枝柳献给已逝去的亲人,然后在蒙蒙细雨中怀揣着一份份沉淀的感情徐徐前行,带着这一份份爱,在未来的风里雨里,努力生存。
听风听雨过清明,楼前绿暗分斜路,一丝柳,一寸柔情。我立于细雨中,且听风吟,清明,愿你我皆得一世安好,要知道路转堤斜,直到城头总是花。
 
北海有墓碑
 枣庄十八中17级1班 闫先玉
 
今年的清明节天色昏暗,北风呼啸,间或有些许雨点从空中散落。
我们全家要去老家扫墓,一个叫做岩马的小山村。我从小在城里长大,对这个山村并没有太多回忆,令我无法忘怀的,是那童年供我游泳的、被岩马人民称作“海”的水库,以及水库岸上屹立了几十年的无字碑。
    路上,望着车窗外海天一色、风起雨落的风景,我的眼泪悄然落下。我明白,我又想我的爷爷了。爷爷是在我七岁那年去世的,他生前一直风趣幽默,踏实肯干,深受大家喜爱。他四十几岁的时候当选为岩马的村长,并一直做村长到离世。爷爷热爱岩马。他的大儿子,也就是我的大爷,在南方卖苹果,赚了好多好多钱,想把他接到南方,但他不去,想给他在当地县城买套房子,他也不愿意。他说,他已经是一村之长,怎能说走就走?岩马贫瘠落后,可他却对这片故土不离不弃。
我仍然记得那个大雨纷纷的早晨——是的,那个清明节,洪水把进山的道路堵上,大家无法进去给亲人扫墓。爷爷带领大家在水库边上树起了一块无字碑,慷慨激昂地说:“各位父老乡亲,虽然山路被堵上了,我们可以在这片水库,这片‘海’边,把这块无字碑当作大家家人的坟墓!大家一定要相信,我们不可能永远都穷下去!我们要努力,努力,再努力!”雨水夹杂着泪水,雷声夹杂着掌声,无字碑被树起来了,这也成为了岩马的象征之一。那一天,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,除了那些像我这样那么小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。
爷爷热爱那片“海”。他说,我们一定要利用好水库,灌溉、捕鱼,让大家富起来。自此以后,水库好像成为岩马人致富的希望。我去老家的次数不多,但每次去,他都会带我去看水库,告诉我,那是一片充满财富的“海”,总有一天,它会带我们这个山村走出贫瘠。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要走出贫瘠,直接进城生活不是更好吗?爷爷总是笑着抚摸我的头,说我不懂,这片土地,叫做故乡。爷爷经常带我看捕鱼结网、引水灌溉,还带我去浅水区教我游泳。也许是我特别喜欢游泳的缘故,我几乎从没注意过水库的美景,以及那块无字碑。
终于,在我七岁那年,他去了,因为心脏病,更因为积劳成疾。听大人们说,他至死还在愧疚,愧疚自己在有生之年,没能带领父老乡亲走向富裕。
    爷爷有过遗嘱,要把他火化,骨灰洒向大海,因此他没有墓,因此,我们给其他已故的亲人扫墓之后,都要去海边,都要去无字碑那里祭拜他。
    又来到了这个地方,我面对无字碑双膝下跪,热泪汩汩流下。爷爷走之前说过:“七尺男儿,天下为墓,若要祭我,何处不是陵墓?”
    我对着无字碑说,爷爷你看啊,我长大了,我会游泳了,我都快有你高了……
回答我的,只有呼啸而过的风。
 
思远人
涟水滨河初中17级2班 浦芸
 
清明,天空呈现着一种模糊不清的灰蓝色,一家子去看望看望老太爷。父母、弟弟和我走在去坟地的路上,谁也没有说话,谁也不愿说话,没有往日的吵闹欢笑,一片沉寂,似乎连脚步声也显得那样沉重、忧愁。
路经一个小店,爸爸指着里边的冥币说:“买些纸钱吧,烧给老太爷。”这时,我想起,老太爷在世时,脾气倔得很,住闷了三大爷家就搬到我爷爷家。饮食起居十八样,妈妈就有得忙了。这些老太爷都看在眼里。其实,他心里也明白,自己老了,不中用,只能躺在床上,靠子女的施舍活下去。如今妈妈的善良使老太爷安分了许多。
一个傍晚,妈妈正在为我梳头发。突然,老太爷叫着,让妈妈过去,我也跟着妈妈进了屋。微弱灯光下,老太爷躺在床上,几秒钟也不说话,就像一具包着树皮的骷髅。我害怕极了,躲在妈妈身后,妈妈却将老太爷抱起来,依靠在床头,关心地问:“是不是要上厕所?”老太爷望着妈妈,摇了摇头,慢慢地将手伸出来,颤抖着把床单底下灰不灰、蓝不蓝的布包,递给妈妈。说了什么,记得不太清了,好像是说,那里面有几百块钱,要给妈妈用,自己快不行了……妈妈愣了一下,连忙摆手让他别耗费力气,先歇下来。妈妈当然没有要那笔钱,但是老太爷很倔,妈妈担心他累着了,拗不过他,只好先替他原封不动地保管着。
老太爷走了那几天,妈妈的脸暗了下去,眼里透着说不出的悲伤。几次,我发现妈妈在收拾老太爷卧室时,头低着,像是被千百斤重的东西坠着,在那儿小声抽泣。
原来,我以为我和老太爷关系不大,可现在,我想起我在他房间看电视时他对我笑;原来年轻时给人理发的他,在我六岁生日时,颤抖着拿着剪刀,双脚也不听使唤,像筛糠那样乱颤起来,即便这样,他还是拽着我的头发咔嚓咔嚓地剪,如孩子般高兴;当我犯错误,妈妈追着我打时,我常躲在老太爷的床后,老太爷也就装作睡觉,使妈妈不敢发火,她让我出来,我偏不,直到妈妈拿起扫帚冲进来,老太爷便睁开眼为我求情……噢,老太爷,愿你在天上一切安好。
到坟地后,爸爸让我对老太爷磕四个头,磕完后,我望着石碑上的遗像,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,泪水不禁模糊了我的双眼。
愿您一切安好——老太爷。
 
【清明雨】
 
诗里清明
淮安外国语16级17班 张洁怡
 
“清明时节雨声哗。潮拥渡头沙。翻被梨花冷看,人生苦恋天涯。燕帘莺户,云窗雾阁,酒醒啼鸦。折得一枝杨柳,归来插向谁家。”
张炎在《朝中措·清明时节》中的情感很符合清明的气氛,不像欧阳修写的《采桑子· 清明上巳西湖好》中的那种热闹的游春气氛,他写的是真正的清明。
他冷眼看梨花艳艳,苦恋游客天涯,云窗雾阁,把酒微醺,却又明了,此处不是故乡。古人说过,富贵而还乡,衣锦而夜行,未老莫还乡,就连清明之际,依旧流落四方。
“梨花风起正清明,游子寻春半出城。”梨花似乎与清明是分不开的,不只是月份相投,梨花的情调与清明也颇为相似。看到梨花白色小巧的花朵,总觉有淡淡的忧愁,觉得它楚楚可怜,却又说不上可怜之处,或许因为它永远是素净淡雅的白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眉目间有淡淡愁容的少女,且必定是位白衣少女。梨又谐音“离”,有种佛的庄严,只觉它已看淡了一切,配上清明中那纠缠不断的绵雨,只让人心疼、伤情,很符合它的别名“玉雨花”“淡客”。
而且总配上青葱的绿,和着离愁的雨。
知道清明果吗?它也是青葱的绿。清明果别名青团,两者又有些不同。清明果大多为饺子型,而青团则为团子型。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中的糯米团子便是青团,我也曾一度揣测过唐七公子是不是江南人,否则怎么会想起写这个?青团是用艾草汁拌进糯米粉中,捣制好,清蒸而成。至于加什么馅倒是随你了,毕竟是民间小吃,想风雅是可以的,但不想风雅就算是腊肉馅也有卖的。味道嘛,个人比较喜欢吃莲蓉馅,春笋味的也不错。青团入口是清凉的,带着里面糖的甜,香糯可口,过后又是清淡的艾草味道,里面的馅却成了配角。
吃青团会想到清明。原味,不加馅的苦味更浓,让人淡淡回忆清明的忧愁和清凉,消化掉它的微苦和素净。也只有原味的,最能尝出古人清明的气氛,不会被馅掩了味道。
我清明时很少上坟,原因是小时候一去过坟头回来一连咳上好多天。那种烟味呛鼻的苦涩深入人心,让人不自禁地想哭。分外粗野的野风总是捎上一腔离愁和古怪传说,再加上寒食节清冷的吃食,更让人相信,这样的气氛,才该是清明。也许,重耳为介子推早早在春秋时期立下的寒食节是天注定,也该和清明合并起来。
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”我尊重清明的惆怅离忧,更不希望人去触碰它的庄严。
 
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
涟水滨河外国语17级6班 朱浩宇
 
又是一年清明时。一大早,爸爸就把我和哥哥从被窝里拽了出来,驱车前往几十里之外的墓地——天府园,悼念我离世多年的爷爷。
数个小时的车程,爸爸十分反常。以往,爸爸会利用坐车的时间,给我们讲一些有趣的历史典故,丰富我们的知识。可是,这次他却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,把手放在磨得发亮的裤腿边,时不时皱起眉头。我暗暗猜想,这应该是与即将祭奠爷爷有关吧。
今天的天气并不好,风刮得像几百头巨兽在一起拼命嘶吼,天地仿佛都变了颜色。爸爸一个人走在前面,孤独的背影越走越远。到了爷爷的墓地面前,一路无语的爸爸终于开了腔:“爸爸,你在那个世界还好吗?”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,晶莹剔透滚滚而落。这么多年来,爸爸从未停止对爷爷的思念,包里永远都放着爷爷的遗照。照片里的爷爷,非常消瘦,单薄的白衬衫紧紧贴在身上——那时的爷爷已经是胃癌晚期了。爸爸一直在向着爷爷的遗照喃喃自语,好像在诉说着儿时的往事,又好像是在报告现在的生……
爸爸经常说: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一开始,我不太懂。看着爸爸现在的这个样子,我好像突然就懂了。是啊,子欲养而亲不待,应该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遗憾了吧。
爸爸跟我们说,爷爷是个谦虚的人,不喜欢儿女子孙给他磕头,鞠躬就可以了。我们便齐刷刷的一起向爷爷四鞠躬。“爸爸,我们走了,您在那边要好好生活。”爸爸站起身来,最后凝望了爷爷的遗照一眼,转头走向来时的路。
踏出天府园的大门,天气依然昏暗,狂风依然肆虐。看着来时的路,我突然想到,是啊,有些人,有些事,还在时,并不太在意;失去了,才后悔没有好好珍惜……
 
【陌上花】
 
 春风不相识
淮安曙光初中部16级1班 陈默
 
四月,不紧不慢。 
转换就在眨眼之间,天气由寒转暖。一切在悄悄地发生。
奶奶望向远方,又低下头叹了口气,然后笑着对我说过,“过几天,我们去种花吧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种什么花?是播种种子还是直接移栽?我盼望着一场轰动的春生。
结果我们只是要种月季,它的花期较长,除了隆冬,几乎月月开花,季季芳香。我有点失望,但还是跟着奶奶去栽花了。
阳光明媚,连风都是暖的,吹得人懒洋洋的。奶奶拿着铁锹和桶,我拿着月季,就这样出发了。我们顺着小路,看着路边已经开放的几朵小花,不由加快了步伐。
那是在一条河附近,河不大,里面有几只放养的鸭子。奶奶先是用铁锹挖了一个坑,听别人说河里的泥可以护根,又去河边挖了些泥。我将月季放入坑中,奶奶用泥填好,又在上面加上了一层干燥的泥,压实,浇水。她站在明媚的阳光中,笑容满面。
我突然想起家中的一张照片,那是奶奶最喜欢的。平时她都放在相册里,小心翼翼地收好,不给我们小孩子随便拿。只有,当她闲来无事时,自己拿出来看,才给我们望几眼。
那是张黑白照片,看上去有些年头了。照片中她穿着一条长裙,和几个好朋友亲密地站在一起。风一吹,她的长裙水波似地荡漾起来。笑意写在她的脸上,洋溢着满足的愉悦,嘴角上扬美丽的弧度,长长的眼睛也在笑,腮上的酒窝也在笑,就像她身边的那株月季。
那两株月季虽高大,花却一点不见老,正是豆蔻年华,花朵开得喜盈盈的。它们淹没在一片金粉中,相互依偎,又充满了活力。我似乎明白了奶奶为什么喜欢月季。
我看向奶奶,她正蹲着清除附近的杂草,看上去有些吃力。我心猛地一酸,走到她身边,蹲下,和她一起除草。奶奶望着我,又望着月季,端详老半天,嘴角似笑非笑,眼神定定的,像在专心欣赏,又像在想什么心事。我甚至可以看到她眼中含蓄的苞蕾,翘首以待,春风之后展开一脸笑意,轰轰烈烈地开满整个春季,夏季,秋季,冬季,永不凋零。就像照片中的月季,也像她。
突然觉得奶奶的青春就像一阵风,应该是最温柔的春风,徐徐地吹来,又一去不复返,留下飘渺的花香。她整日地忙碌,从厨房忙到稻田,从家人的一日三餐照顾到家中的牲畜,一双手从没停下。我们理所当然地接受,却忘了她的心愿。
多想,执一枝春花,载着满心的欢喜,写一封信,给春风,给奶奶。即使岁月悠悠逝去,也能在阳光下一起静待花开。
 
【星星点点】
 
我走近那些牵牛花,上面的露珠映出耀眼的光芒;我走近那棵梧桐树,新长出的叶子嫩的让人舍不得碰;我走进那屋檐下的小燕子窝,我想知道这些小燕子什么时候可以长大,什么时候能不受约束的飞翔。我喜欢这样的蓝天白云,喜欢阳光透过手指的感觉,喜欢这空气里的新鲜味道,喜欢这样猝不及防的四月带给我的梦。
——枣庄十八中17级1班 姜虹羽
 
也许多年后的清明,我可以自己抬一张桌子,找一个绿草青青处,带一壶淡酒,对着春风自斟自饮,当一个‘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’的闲人,那怕只有一天的时间。因为我觉得,清明就应该像这样,像黑白老照片,老电影一样地淡。
——淮安外国语16级18班 蒋睿
 
春日的脚步走得太快啊!树上的花儿已所剩无几,茵茵绿草上静静躺了许多花瓣。我弯下腰拾起一瓣,把它放在我的手心里。花瓣儿已微微卷曲,花色也转向暗红。我向上一抛,花瓣儿轻轻地向远处飞去。在不甚明亮的阳光下竟脉络分明,细如发丝的茎线中殷红的花汁似乎还在流淌。凋零的花朵竟然还有沸腾的热血!
——监利新教育16级23班 舒晴
0
翔宇教育,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