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会对每句话负责(149期)

[ 时间:2018-10-12 12:44 | 作者:林云霞 | 责任编辑:秦昊]
学会对每句话负责
 
  每次编稿,都害怕遇到可以刊发却语句不通的作文。它们或者取材生活,或者角度新颖,或者立意特别,有一定的可读性,弃之可惜。留之,却也麻烦。每一句理过去,还原情景,推敲用词,整理一篇作文出来,有时要花几十分钟。
劳累之后,不免有些委屈,这些孩子,拿来投稿的习作,为什么不读顺了再发过来?真想说教一句:对笔下的每句话负责,既是尊重编辑的工作,也是尊重自己的署名。
 
 
 
『言论』
 
以思想摆渡人生
温州翔宇高中部154 朱晨然
“你必须内心丰富,才能摆脱生活表面的相似。”王朔在《致女儿书》里如是说。这句话与时下风靡的“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”异曲同工。这些看似陈述的句子实则是在向整个社会发问:所谓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去哪儿了?
依鄙之见,有才之士胜于有貌之人,但更胜一筹的,却是有独立思想的智者。
如今,“整容脸”风靡全球,人们追求美,这无可厚非。但将当下刮起的这股“整容风”与几个世纪以前的“智者运动”“启蒙思想”所卷携起的“思想风”进行对比,其高下判若云泥,人们追求着外在美的同时,却忘记了更为深层的内在美的修饰,这又何其可悲!
当下的社会是有史以来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社会,才学不再成为区分人与人的利器,取而代之的便是独立的思想。杨澜告诫女性说:“女人干得好是基础,嫁得好是必要。”同样受过高等教育的柴静则追随自己的思想,观察社会问题,发表独到的见解,为环保等各类事业做出了更大的贡献。杨澜确有才学,但她被固化了的思维模式与同样有才学且更有思想的柴静相比,高下立见。波德里亚在《冷记忆》里提出:“仅仅活着是不够的,还必须穿越生活。”诚然,虽说处于“看脸的时代”,但带领我们穿越生活的,决不会是“好看的皮囊”,只有“有趣的灵魂”“独立的思想”才能摆渡人生走向更好的彼岸。容颜之美确能给人加分,但也只是锦上添花,而思想之美才是那“锦”,既已为锦,有花更好,无花也无妨。
奥利弗有言曰:“你灵魂的欲望,是你命运的先知。”的确,人生之舵掌握在每个人自己的手中。没有独立思想的人就如一艘漫无目的之船,失去了指路的灯塔,便只能左右徘徊,举步维艰;而拥有独立思想的人,即使眼前大雾弥漫,也丝毫不必畏惧何去何从,因为命运导向的灯塔早已在他的前方引路。因而欲提高人生境界,秉持独立思想并不断提升思想境界是必不可少的。
高速发展的时代,“快餐式”生活模式充斥了我们的生活,我们思维懒惰,头脑似机械一般被动接受,标准答案填塞大脑,如何保持思想独立已然成为一个压在整个社会头顶不可忽视的问题。而解决这个问题,则需要在喧嚣中觅一份宁静。何不拾起几本经典,览一番前人之思呢?兴许在思前人之思之时,自己的灵魂能够汲取精华,思想境界也能够得到提升,从而摆渡我们走向更美好的人生。
 
『阅读』
 
黑暗深处,定有光芒
——观《卢旺达饭店》
淮安外国语16级18班 王希圆
大概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过这种电影了,充斥着小鲜肉们“瞪眼”般演技的烂片,让人疲惫。也似乎,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因电影而流泪,没有想过,一部十多年前的老电影,甚至有些不清楚的画面,会让我的眼泪乱转。
这是一部很沉重的片子,卢旺达,这样一个小小的非洲国家,因为种族冲突,胡图族人开始对图西族人实施报复性的杀戮,100多万生命的消失,真实而残酷。
保罗是这家饭店的经理。实话实说,他开始是自私的,一心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家人。伴随着屠杀行为的真正开始,他感到慌张,挪用了饭店的公款,贿赂军官,甚至去别的饭店偷偷运来酒,到处求助,一切方法、一切手段他都用到了——他想保住一千多个人,这些人是保罗的亲人、朋友、同胞。
这部片子让人看见最深的黑暗。本心心念念以为那些外国人会帮助自己的保罗,却看着他们将白人带走,把卢旺达的人挡在车外,不给一点通融。那一刻他的眼睛,让人理解了绝望与迷茫;阿彻夫人被民兵部队的尖刀挡着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伤害孤儿院的图西族孩子们,又无能为力;一个小女孩背着他的妹妹在尖刀下哭嚎:“放过我吧,我保证再也不当图西族了。”神父领着整个修道院的人在雨中朝外国军队奔去,本来干净圣洁的歌声,让他们的背影有一些心痛的感觉。
但黑暗深处,定有一束光芒照耀着这群不幸的人。阿彻夫人在三个多月的大屠杀里,留在卢旺达这片恐怖的氛围里,冲过民兵部队的尖刀,为保罗运输急救和生活用品;被保罗收留的20多个孤儿,在饭店的小舞台上,很欢快地跳舞唱歌,他们脸上是我见过的最纯净的笑容;上将为他们争取到尽可能的帮助,红十字会的成员们教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唱歌。
哪怕在血腥黑暗里总有希望,生活的艰辛一定会过去的。
想起如今的叙利亚,天空上满是导弹飞翔,就像那位父亲说的那样,别怕,那是流星。
 
 
『人物』
 
追忆霍金先生
监利新教育17级03班 李启鼎
第一次是在书上认识他的,只是知道他是一位科学家,身残志坚,无比伟大;再一次认识便是六年级了,对他有了熟知,知道他即使身体再如何如何不适,还是会全身心地投入科学事业,他把人类对宇宙的认知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。
“你只有三年寿命了!”这句话如一把冰冷的剑直击霍金内心——在21岁,人体生命最旺盛的时候,霍金却患上了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,本已是英国剑桥大学的一名博士了,可他却因这病而束缚了双腿、双手和全身。唯有一个地方他却没有被改变,那就是他的心——他那坚强、上进、不服输的心,他认识到生命的宝贵,比以前更加珍惜生命。仰之弥坚,迎难而上,病越重,他便越坚强,他钻得越深,钻得便越努力。终于,他主要考察的黑洞效应有了成就,他发现了“黑洞也会发出辐射”等人类从未发现过的理论,把人类对量子的认知提高到了第三个层次。
上帝又在他人生的房子里关上了窗——他因患肺炎作了穿气管手术,终生不能再说话。可他却毫不退缩,依旧研究着宇宙学。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他心知肚明,可他总是露出属于他的“霍氏微笑”——嘴歪成S型,眼镜不安分地托在鼻子上,就好似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。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被医生说只能活三年的男人,竟享年76岁。这不仅是医学上的奇迹,更是属于我们人类的奇迹。
在有着卓越的科学成就的同时,霍金还拥有着一个无比幸福的家庭。他不像其他科学家那样,只顾着研究科学全身心地投入学习而不顾家庭,他有着两任妻子,三个女儿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记得在1983年,他患上了肺炎而切除了气管,从此再不能说话,他的女儿便在医院,一手举着字母牌,一手指着他,与霍金做着字母游戏。女儿在椅子上拍着,哈哈大笑,而霍金却望着她,歪着头,咧着嘴,心中不为自己不能笑而悲伤,而是为女儿能开心大笑感到高兴。
霍金出生在伟大科学家伽利略的300年忌日,又逝世在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诞辰,我想这不是巧合。也许在3月14日的那个晚上,又有一个小生命诞生,他是否又会为我们人类造福,同时是否也值得我们追忆?
 
慢吞吞
淮安外国语16级18班 张九匀
慢吞吞,有多慢?就像蜗牛在散步。
慢吞吞本来的名字可不叫“慢吞吞”,他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:马当先。只不过一次体育课测试一千米的缘故,才被戴上了“慢吞吞”这个名号。大家都叫他,“慢吞吞,慢吞吞”,后来似乎都忘记他本来的名字了。
那次体育课上,“biu”的一声枪响,我和同学们大跨步冲了出去,风呼呼地在耳边刮,塑胶跑道被踩得噼里啪啦。只一会儿,第一圈便结束了。跑在我前面的张旗韵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哈哈地笑了出来,转过头指着前面一个人,“看呐,那不是我们马当先同学吗?”我抬头瞪大了眼睛看,可不是么?马当先慢悠悠地在道上跑着,嘿,他一圈还没有过半呢!
随行的同学从他身边飞也似地跑过,放肆大笑,顺带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喂,你快点啊!”
我和同学们一窝蜂地冲过红线,大家喘着粗气转过跑道,坐在草地上休息。体育老师握着秒表,朝操场那一头大吼一声:“马当先,你快点跑!这么慢吞吞的!慢吞吞的!”
我们站起来一看,大家都乐了,马当先远在操场那一头,迈着小腿慢悠悠地跑呢!大家对视了一眼,一起学着体育老师的话吼道:“马当先,你快点跑!这么慢吞吞的!慢吞吞的!”
大家笑啊,笑啊,从此“慢吞吞”的名号便传开了,成了马当先的代名词。
我下晚自习后有在操场走一圈的习惯。那天晚上,我惊讶地看着慢吞吞的身影,在黑灯瞎火的操场上跑着,一个人孤零零地跑。
大家见得多了,也就不觉得奇怪了,散步的同学看到他从身边跑过的时候,笑着对他打个招呼,你啊还在跑啊?
秋季运动会很快就到了,班主任把桌子一拍,示意大家安静,开始报名比赛项目。“跳远,XXX,五十米,XXX……最后还剩一项,一千米,谁想报名?”我努了努嘴,一千米可是最累的项目,听说高年级的学长好多都在跑步后吐得遍地开花,还是不受这罪的好。大家都自觉地低下了头,就怕老师点到自己。
“你想跑?”班主任有点惊讶,大家唰地一下转过头,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那站起来的是谁?可不是我们的慢吞吞么?大家哄堂大笑,慢吞吞脸红彤彤的,低着头倔强地站在那儿。“那就你了”,班主任也一笑:“你可得加油跑啊!”
一千米是第二个项目,很早便结束了。我刚好错过了前面几场项目,没能看到慢吞吞参加比赛。我听到同学们惊叹道,慢吞吞前两圈简直就是当作五十米来跑,速度那叫一个快呀,真是一马当先,他最后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,虽然不是第一名。
从此以后,班里再也没有人叫他“慢吞吞”了。
 
 
 
『足迹』
 
春风又绿江南岸
淮安曙光初中部17级10班 张议文 
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?
风,推着船;船推着我,伴着阵阵笛声,驶向远方的岸边。望着望着,我的思绪不经意间打了个圈儿,飞向了那里……
风穿过湖面,穿过柳叶,穿过我的笑声。我淘气地蹬掉了自己的鞋子,在松软的草坪上跑来跑去的,小脚丫时不时沾上清晨的露水与落下的小碎花。
祖母在一旁编弄着柳枝,对我慈爱地笑了笑。风来了,我的头顶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顶“帽子”。
到了晌午,天空中飘着几缕炊烟,是祖母在生火。我挑着自己的小锄头到岸边挖红泥。先将锄头有力地插入岸边,再使劲一挑,便出现了一个小坑,不一会我就挖得满头大汗了,小手一边挥动着锄头,一边擦着汗,小脸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花猫脸。这时只听见“小淘气,你又来玩泥啦!”等祖母找来,我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“来,应该是这样做,这里……”大伯是个做陶器的,他宽大的手掌握住我的小手,一边做,一边细心指导着我。因为我“落荒而逃”就一直惦记着我用汗水换来的红泥,于是就嚷嚷着让大伯教我做陶器,这样我就可以用我自己做的陶器吃饭……想着心里就美滋滋的,不禁傻傻地笑了。
不知是因为年龄太小还是笨的原因,怎么都做不好,不禁小嘴一鼓,双手一叉,生气地扭过了头。大伯看到我这样,笑了笑,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。此时只见祖母和二婶端着东西向岸边的我们又来,“嗞”只听盆碗落在石桌上的声音吸引了我,我转头看去,有西瓜、香瓜、水萝卜、玉米棒还有祖母做的红豆汤,我连忙跑过去,连鞋子都忘记穿了。我大口大口地吃着西瓜,啃着二婶煮的玉米棒,非常满足开心。吃饱了,打个嗝,然后再满足地喝上一口祖母做的红豆汤,又凉又甜。
……
转眼多年过去了。春风吹皱了湖面,吹断了笛声,也吹散了我的思绪。我是多么想回到过去呀。
 
懒倚雁荡

温州翔宇初中部1716 叶潮洋

懒倚雁荡风倦倦,梦飘龙湫水纤纤。
离了车,至了石板路,远远的,便见一座“顶梁柱”,与下方树木格格不入,似中国的脊骨,是曰“龙”。
近些去,却不见了这条“龙”,只是见一棵树。是的,一棵树,不是一林树,因为他们是一体的,共生的,他们的生命是息息相关的。望去,水一道一道的,纵横着,如同大地的血管,筋络。不要用眼,不要用耳,用心去看罢,用心去听罢,你会感到血液的流动。听风,身边的树似乎在长,窸窸窣窣的。
再近点,你就会看见身边的一壁的毫不出奇的石面,一层又一层的纹理,多像树的年轮,多像大地的皱纹!确实如此啊,这是疏纹岩,是大地岩浆的产物,是大地的血所凝。在这之上扎根的树,感受的,岂不就是同一种血,同一种情?还有竹,还有花,都是一体的啊!
光线射下来了,不再有树遮挡我们的视线,抬望,那条“龙”的形态却不断地变化着,似鳄,利齿朝天;似王嫱,攒头出塞;似花苞,菡萏欲放……啊,一石八像,便是此物吧。虽有微微灰意,却并不粗糙,反倒是那些细密的纹理,让人感受到一丝又一丝的温和。真是天上雨打磨而成的,连石质上都带着雨水的气质。粗中有细?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词能形容这种温柔的冲天之势。
走着走着,有些倦了,却又忽然闻到丝丝缕缕青色的湿气,叫人神清气爽,倦意一扫而消——这不就是大龙湫吗?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,踏破铁鞋,苦苦寻觅的大龙湫,就在这条龙的山阴处!《望岳》有云,“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”,这句话用在这里简直比原处还恰当!山顶爽亮山底潭,如画般美好。
走近点,却不见了雪白的瀑布,只有丝丝的雨雾,笼罩在每一寸空间,每一寸感官中。把手指伸入潭中,冰冰的,可水又有一种灵动的感觉,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”。那条龙又在哪里呢?我默默地思忖着,忽然发觉,龙就在我们身边啊!这一声声的欢声笑语,不就是那条“龙”吗?我倚在潭边的石上,一切归零,只有这丝丝的水,我,似乎能感受到山的心脏,水的脉搏,在跳动着,跳动着……
 
 
【珠落玉盘】
 
  老师注意到她没有回答,走向她问她:“马丽,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呀?”她红着脸低下头很小声地说:“我没有,我什么都不会。”老师摸摸她的头说:“你不是没有,你有很多。比如,你每天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的。还有一次你上学迟到了,那是因为你帮一个老奶奶把半袋大米一起搬到了七楼。”
——淮安曙光小学部12级9班 杨熙媛
 
 
  你可以与曹操共事,在赤壁中谱下生命的赞歌,一统天下;你可以与孙权为伍,在江东励精图治,雄霸一方。但是你没有。你站在忘却与铭记之间,站在安逸与忧劳之间;你抛弃了达官显贵,选择了赤胆忠心。诸葛亮,你不后悔吗?

 

——涟水滨河外国语17级3班 张哲
0
翔宇教育,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!